菏泽交通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
菏泽交通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
鲁南高铁山东段全线贯通,我省两条“东西向经济发展走廊”成形
来源:大众日报客户端发布时间:2022-01-04

  鲁南(日兰)高铁曲阜至菏泽至庄寨段2021年12月26日正式通车,菏泽结束不通高铁的历史,鲁南特别是鲁西南发展揭开崭新一页。

  根据山东省2018年初确定的高速铁路网“三环四横六纵”规划方案,四横是:“横一”德州-滨州-东营-潍坊-烟台快速铁路;“横二”济青高铁、郑济高铁、潍莱高铁、莱荣高铁;“横三”聊城-泰安-莱芜-青岛铁路;“横四”鲁南高铁。其中的“鲁南高铁”就是日兰高铁日曲段和曲阜-菏泽-庄寨段。鲁南(日兰)高铁曲阜-菏泽-庄寨段和2019年11月开通的日兰高铁日曲段连成一条“横线”,成为山东省2018年确定“四横六纵三环”高铁规划建设网络中“四横”的最南一横。

  随着鲁南(日兰)高铁贯通,山东继胶济线经济发展走廊之后,在鲁南形成第二条经济发展走廊,鲁南经济圈从此有了强有力的交通干线支撑。

  第一条经济发展走廊是胶济线。1904年,胶济铁路从青岛一路延伸到济南,经过100多年的历史,加上1994建成通车的济青高速的助推,胶济线成为山东最早最重要的经济发展走廊。根据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系教授周一星在《山东半岛城市群发展战略研究》中所述:“济南与青岛之间有胶济铁路、济青高速等干线组成的发展走廊相连接,走廊及两侧人口较密,中小城市较多”,具备形成都市连绵区的基本条件。

  以胶济铁路、济青高速等干线为发展轴,济南、青岛、潍坊、淄博至今在山东经济社会发展中扮演重要角色。

  胶济线两端的青岛和济南,无论从经济总量,还是综合实力,长期是山东的“头部城市”,潍坊和淄博也有不俗的实力,2020年,潍坊以GDP总量7816.42亿元,全省第4;淄博长期是山东重要的工业城市。不包括胶济线旁边分散到其他地市的邹平等县市,济南、青岛、潍坊、淄博四市GDP总量为32087.21亿元,占到全省GDP总量7.31万亿元的44%,这也足以说明胶济线至今仍然是山东最重要的一条经济发展走廊。

  鲁南(日兰)高铁山东段全线建成通车,新一条经济发展走廊成形,山东开始拥有两条“东西向经济发展走廊”。

  根据我省规划,鲁南经济圈“由临沂、济宁、菏泽、枣庄四市构成,日照参与”。在鲁南经济发展史上,1985年12月建成通车的河南新乡直通山东日照的新(乡)兖(州)——兖(州)石(日照)铁路,是一条重要货运联络线,这条铁路与太(原)焦(作)等铁路连在一起,沟通了晋、豫、鲁三省,形成晋煤外运的南通道。

  一条成熟的经济发展走廊,需要客货两便。鲁南(日兰)高铁山东段全线建成通车之后,为客流来往增加了新的方便,可以开行菏泽、庄寨至山东省内及省外车次,既可以和省内其他高铁连接,也将在东西方向上“自成体系”,贯穿鲁南经济圈中除枣庄之外的其他所有四个地级城市:日照、临沂、济宁、菏泽,鲁南经济圈真正拥有了自己的“内部大动脉”,有利于鲁南港口和沿线腹地之间的东西向良性互动。

  经济发展走廊一般有自己的“门户”城市。“鲁南经济圈”最近的门户是港城日照。日照港如今是全球重要的能源、原材料中转基地,2021年日照港货物吞吐量超过4.3亿吨,是山东仅次于青岛的第二大港口。有日照港口作为出海口,日照、临沂、济宁、菏泽等城市以高铁构成“深度关联”。目前,日照到菏泽之间,一条新的经济发展走廊已经清晰可见,近些年,临沂城区整体表现出向东靠拢日照的趋势。可以预见,高铁通行之后,将活跃人员往来,沿线城市化进程将大大加速。

  根据2020年统计数据,鲁南(日兰)高铁线上菏泽、日照、临沂、济宁四个城市及附近的枣庄,GDP分别是3483.11亿元、2006.43亿元、4805.25亿元、4494.30亿元、1733.00亿元,占到全省GDP总量7.31万亿元约22.6%,5市中,临沂实力最强,菏泽发展最快,潜力较大。

  仅靠港城日照,鲁南经济圈是“小马拉大车”,而鲁南经济发展走廊的门户,并不局限于日照。今年5月7日,山东港口青岛港、日照港在江苏省连云港市与连云港港围绕“两港一航”、区域协同等签署深化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标志着鲁苏港口开始合作建设新亚欧大陆桥“东方桥头堡”。

  日照港、青岛港和江苏连云港港签署深化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是基于上海合作组织地方经贸合作示范区的有关发展要求。2019年7月24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九次会议审议通过了《中国-上海合作组织地方经贸合作示范区建设总体方案》。当年10月8日,国务院批复,原则同意总体方案。批复强调打造“一带一路”国际合作新平台,拓展国际物流、现代贸易、双向投资、商旅文化交流等领域合作,更好发挥青岛在“一带一路”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建设和海上合作中的作用,加强我国同上海合作组织国家互联互通,着力推动形成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开放格局。

  过去,新亚欧大陆桥“东方桥头堡”主要是指日照港和连云港港,国务院关于总体方案的批复,点明了青岛在陆路和海路中处于“十字交汇点”中的核心位置,这也意味着山东的青岛、日照和江苏连云港将共同打造新亚欧大陆桥“东方桥头堡”,因此,鲁南经济发展走廊和胶济线经济发展走廊,最后不约而同指向或者说交汇于同一个"门户”城市:青岛。

  2019年8月6日,山东省港口集团有限公司在青岛正式挂牌成立,将山东沿海的青岛港、日照港、烟台港和渤海湾港四大港口整合为一。也就是说,青岛港和日照港现在都属于山东省港口集团,不得不说,这种合并是一种先见之明,或者说,这是经济发展的内在要求所决定的。有了港城青岛加入,鲁南经济圈就不再是“小马拉大车”,山东两条经济发展走廊展现出广阔的前景。

  经济发展走廊理想结局是形成都市连绵区。根据北京大学教授周一星的都市连绵区形成理论,“都市连绵区的综合交通走廊体现了经济流运动和生产力布局阻力最小的方向。因此位于发展走廊上的城市,要沿发展走廊向经济联系的主导方向扩展,偏离发展走廊的城市要沿着主要经济联系方向向发展走廊靠拢”。这句话,对并不在鲁南高铁线上的枣庄具有指导价值。

  根据周一星教授的有关判断,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我国都市连绵区将集中分布于沿海地区,山东省要培育国际城市,离不开半岛都市连绵区的发育与完善。山东半岛将来最有可能率先成为国际城市的必将是出于门户位置的青岛。鲁南经济发展走廊和胶济线发展走廊,共同指向青岛,说明了青岛未来作为港口城市的重要价值和重要地位。

  同时,鲁南经济发展走廊的形成,也照应了淮河生态经济带发展规划,我省青岛港、日照港与江苏连云港合作,体现了这一要求。2018年11月,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布《淮河生态经济带发展规划》(发改地区〔2018〕1588号),淮河生态经济带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淮河生态经济带在空间布局上,构建“一带、三区、四轴、多点”的总体格局。从空间规划来看,山东南部的菏泽、枣庄、临沂、济宁和江苏北部的徐州、连云港、盐城等城市,都在“四轴”之内。

菏泽交通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
菏泽市开发区长江东路4727号